森林卫士 亮剑扬威 吉林省最大的非法收购盗伐林木案侦破纪实

全国林业行政执法网  http://211.167.243.131/2018年04月23日来源:吉林省林业厅
【字体: 打印本页

     

近日,吉林省最大的一起非法收购盗伐林木案被成功破获,这也是一起特大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特大盗伐林木案。吉林省森林公安局的“11·21”专案,共破获盗伐案件50起、非法收购案件43起、打掉一个非法收购木材加工厂、13个盗伐林木团伙、依法判刑50人。此案中,做案团伙之多、系列案件之多、作案时间跨度之长、作案手法之新、涉及区域之广、动用警力之多、影响力之大都是前所未有的。

  20161121日,吉林省三岔子森林公安分局辖区内发生一起特大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案件,其后在吉林省辉南、露水河、泉阳等森林公安分局辖区内连续发生多起特大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案件。

  20161225日,吉林省森林公安局召开专题会议听取汇报并对案情进行梳理研判。系列案件引起吉林省林业厅副厅长、省森林公安局局长郭石林和政委张慧华的高度重视,当即做出了“为了国家财产的安全,不惜一切代价,坚决依法铲除该案犯罪团伙”的指示。吉林省森林公安局成立专案组,专案代号“11·21”,由郭石林、张慧华共同担任专案组组长。吉林省森林公安局森林案件侦查直属分局局长于德水、政委刘大勇任副组长。刘大勇直接负责指挥案件侦破工作。专案组成员由吉林省森林公安局、涉案各分局及抽调的精干警力组成,有核心成员30人。整个案件侦破过程中,共动用警力500余人。

  海量数据 还原犯罪现场

  专案组调查发现,自20151月至201612月,吉林省发生多起盗伐林木案件。案件发生地位于白山市、通化市、吉林市等3个地区中的靖宇县、抚松县、辉南县、桦甸市、白山市江源区5个县(市、区),涉及三岔子、湾沟、露水河、泉阳、红石、辉南县、靖宇县7个林业局,这些案件都有相似的做案手法,而且所有案件中收购环节的线索,都指向了同一个地方:白山市靖宇县的某木业有限公司。

  专案组通宵达旦地工作,从浩如烟海的数据中查找、分析和筛选,共筛选了近千小时视频资料、数万张图像资料,分析排查电话记录一万余条,充分利用各种侦查手段结合明察暗访,在巨量信息中锁定了多个盗伐团伙犯罪嫌疑人和非法收购犯罪嫌疑人。

  案件的发生过程被还原,一系列分工明确、安排缜密、手法新颖、集团化、流水线式的盗伐和收购案件浮出水面。

  此案中,犯罪嫌疑人反侦察查能力和意识极强,使用非常规的作案手段进行作案。案件的源头,竟然是订单式的操作。十多个盗伐团伙的头目,事先会和某木业有限公司的郭某电话沟通联系。郭某明确说出需要的树种和径级,并要求盗伐人尽可能采伐大径级、高材质林木。之后,盗伐团伙开始上山踩点,寻找离高速公路或普通公路近、人烟稀少、交通方便便于撤离的山林,在其中寻找到所需要的树种。盗伐团伙分工明确,有油锯手、司机、检尺员、放风人等等,这些人除了头目知道所有的信息,其余人均不知姓名不问来处,每人只负责自己的工作。

  作案及运输时间全部选择在深夜至凌晨。月黑风高的夜晚,行动开始了。负责放风的盗伐团伙人员在公路上巡逻,同时拆下高速公路的几段护栏。作案车辆通常是报废的面包车或厢货车,经过改装,装上假车牌或者没有车牌。车辆从拆好护栏的地方上高速路,从另一处拆完护栏的地方下高速,全程不经过收费站,也避开摄像头。车辆通过后,放风人员负责将高速路的护栏恢复原样。盗伐林木时,在现场方圆几十公里的范围内,各路口都有放风人员放哨监视,一旦发现情况立即报信儿,盗伐团伙可以迅速逃离作案现场。寂静的山林中,一棵棵大树倒下。油锯手将事先挑选好的树木采伐下来,将原木切割成需要的长度。负责装卸车的人员通过车辆上装好的绞盘机,将切好的原木拉到面包车车厢里。此时,油锯手和检尺员全部撤离,只有司机和装卸人员在车上。

  车辆上路,驶往靖宇县的木业公司。运输木材的路线经过精心勘察设计,可以躲避绝大多数的监控探头。在运输途中,放下车辆的遮阳板,车上人员带帽子、戴口罩遮挡面部。这一路上,除了有放风的人员,运材的面包车前面通常还有两辆车做望风和掩护。一个跑长线的望风车,在沿路来回巡查,观察是否有警车或是可疑车辆。另一个是行驶在运材车前面的空车,如果万一遇到警察检查,可以做为掩护,给运材车留出安全撤离的时间和机会。

  木业公司地处靖宇县某街道路尽头,公司高墙深院、环布视频监控,过往街道24小时有人放风。公司内部针对非法收购违法木材的“制度”与分工极其明确,每个环节单人负责。只要有车来,更夫就开门,让车辆进院,不问姓名。盗伐团伙将盗伐林木运至院内卸车,与木业公司的更夫确定代号,收到更夫写好有代号和木材根数的小字条后,直接离开,就地解散,以后再结账。加工厂的检尺员马上检尺。工长立即安排工人加工木料成板材,与收购的合法木材共同堆放,混淆赃物。日后,盗伐团伙的人员再拿着写有代号的纸条,找木材加工厂的会计领钱。

  天网恢恢 抓捕进行时

  案件侦破的过程,是从未有过的曲折坎坷。

  专案组人员清醒地认识到,此案中,盗伐和非法收购都是有组织有策划的,已经形成了一条从盗伐到黑市买卖的黑色产业链。某木业公司是这个链条的终端,也是 “洗黑”的环节。他们通过将木材简单加工后卖出,由此,盗伐木材最终进入合法的木材市场。盗伐猖獗的根源在于非法收购。打击非法收购的木材加工厂,是此案的重点。

  然而,对木材加工公司的调查,遇到了很大的阻力。犯罪嫌疑人的反侦察能力之强,是专案组民警没有遇到过的。案件主要嫌疑人郭某,外号“郭小子”,其经营的某木业有限公司盘踞靖宇县20余年,为盗伐犯罪分子提供销路。郭某对公安机关办案程序和法律法条非常熟悉,自称“专家”,曾多次涉案被公安机关打击处理,但由于证据不足、无法定赃等种种原因,只受到过行政处罚,始终没有受到相应的法律制裁。“11·21”专案期间,郭某虽处于取保候审阶段,仍不断收购违法木材。

  郭某费尽心机培训其公司更夫、检尺员、会计、工长等人员,教会他们如何应对公安机关的询问调查,如何使证据断档,并要求对每个盗伐团伙设置不规律代号,不记录真实姓名与车辆信息,定期或不定期销毁非法收购木材的相关账目和票据,想方设法为侦查取证制造困难,以达到逃脱法律制裁的目的。木材加工公司的四周围绕高墙,周围多处架设摄像头,附近没有别的建筑可用来做公安的监视点。木材加工厂周围遍布犯罪嫌疑人安排的放风人员,甚至在派出所附近,犯罪嫌疑人也安排了监视人员盯着民警的举动。

  201719日,了解到当天晚上可能会有人将盗伐木材送到木材加工厂,专案组布置好警力准备行动,但后来了解到这次收购的木材数额较小,无法构成证据。为了不打草惊蛇,只能取消行动。

  110日,专案组接到举报,木材收加工厂想要转移赃物。专案组出动警力200人,准备抓捕行动,但是,木材加工公司的放风人员发现了警方的举动,立即取消了这次转移。专案组只能再次取消行动。

  从111号开始,从盗伐人到收购者,全体犯罪嫌疑人都消声匿迹,不再有任何犯罪行为,而且都隐藏起来,用隐匿和静默的手段对付警方的调查。所有犯罪嫌疑均人机分离,人和手机不在一起,无法查到确切位置。案件涉嫌的车辆也被藏匿到别的地方。整个案件的侦破陷入僵局。

  为了迷惑犯罪分子,专案组采取了欲擒故纵的手法。专案组公开召开大会,宣布因临近春节,所有民警回家过年,专案组放假,春节期间案件侦破工作暂停。专案组的警车开上高速公路,向着长春的方向行驶,但驶出一段距离后,车辆从江源下高速,返回抚松县,隐藏起来继续破案。

  “鱼卧千重网,鱼多了,就肯定有漏网的。参加犯罪的嫌疑人这么多,肯定有我们没有排查到的人,因为没有受到我们的关注,漏网的人可能就放松警惕,没有隐匿,可能还在行动。”吉林省森林公安局森林案件侦查直属分局政委刘大勇做出这样的判断。专案组昼夜不停的进行排查,在海量的数据中细心找寻漏网的鱼儿。终于,一台白色的面包车进入了专案组的视线。

  露水河的张某曾经使用这台面包车,在盗伐作案时间,到达过盗伐现场。而且在专案组离开靖宇后,张某曾经和木材加工公司的郭某有过电话联系。116日,专案组抓捕了张某。张某供述了自己组织盗伐林木6起,其中有九株国家保护植物水曲柳,并将盗伐林木卖给某木业公司郭某的犯罪事实。

  僵局打破,案件终于出现了一个突破口。

  通过对犯罪嫌疑人作案时间和生活规律的详细分析,刘大勇政委大胆地作出了在早晨7点半实施同步抓捕的决定。118日早四点,200多名森林公安民警、50多辆警车集结,兵分四路,张网以待。早7点半,总指挥刘大勇一声令下,所有警力统一行动,同步实施抓捕。专案组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抓获犯罪嫌疑人25人,打掉6个犯罪团伙。当民警冲进木材加工公司时,会计祝某正在准备销毁收购木材的小账。他正站在灶坑前,手中握着一沓纸,正准备扔进灶坑焚烧时,民警们冲进屋内,制止了他的行动,将他抓获。

  抓捕行动初战告捷,原计划要逮捕的25人全部被抓捕归案,打掉6个犯罪团伙,包括一批盗伐团伙的犯罪嫌疑人,包括郭某在内木材加工公司的所有犯罪嫌疑人。

  为抓住战机,专案组发扬连续作战精神。201725日,这一天是大年初二,专案组的所有民警放弃了休息,再次隐蔽出动实施抓捕,抓获犯罪嫌疑人13名,打掉3个盗伐林木团伙。专案组马不停蹄、再接再厉,扩大战果,历时50余天,辗转湖北、黑龙江、山东三省十余县市,先后抓捕12名犯罪嫌疑人,再次打掉4个盗伐林木团伙。历时近九个月的侦破工作,涉案的全部犯罪嫌疑人逐一落网归案。

  抓捕外逃人员的征程并不平坦。一个盗伐团伙头目王某跑到黑龙江,潜伏到朋友家里。专案组民警赶到后,通过手机定位到他还在朋友家里。民警们当时并不知晓,他把手机给他的朋友使用,本人已经驾驶车辆,离开黑龙江,回避高速公路,专走小路去往山东。到山东后,他在一家粉尘加工厂打工。民警追踪到他的行踪后,穿着便衣开着当地的私家车来到粉尘加工厂。刚进院子,就看到王某和另外两个打工的人。王某看到有陌生人进来,立刻转身后退。三个民警冲上去,王某拼命反抗。经过几分钟的激烈搏斗,才将王某抓获。20天的时间,辗转几个省份,几千里路程,才将他抓捕归案。

  呕心沥血 艰难取证路

  犯罪嫌疑人被抓捕归案,但是取证的过程是意想不到的困难。主要犯罪嫌疑人都是零口供,拒不承认。盗伐团伙的取证在一步步的进行,但是对木材加工公司的取证还是一片空白。木材加工公司没有正式的账本,只是拿纸记的小账,而且随时销毁,查不到以前的收购记录。唯一的书面记录就是在抓捕会计时,他准备销毁的一叠纸,但上面没有送货人的姓名,只有看不懂的代号,还有些“正”字和米数。会计并不知道那些代号代表的是什么人。代号是木材加工公司的更夫随机编制的,由于交易都是在黑暗中进行,更夫也不知道盗伐人员的名字和相貌。木材进入加工厂后,马上就进行加工,加工后的板材都放到库房里,跟合法收购来的木材放在一起。加工厂常年都有几十米合法收购的木材,无法分辨哪一些是合法收购的,哪一些是收购的盗伐木材。公司的环节非常严密,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参与到两个环节,也没有人了解别人所负责的工作。加工厂的郭某熟悉法律,本人从来不直接参与非法收购的环节,每次只收购数量很少的木材,只凭这样的数额,很难做为定罪的证据。

  为了案件侦破的顺利进行,专案组的森林公安民警们呕心沥血地工作着。

  专案组经历了两次车祸,一次是在抚松县,实施抓捕的过程中,一台警车在路上行进。当时,漫天鹅毛大雪,能见度极低。迎面开来的一台铲雪车,扬起的雪雾,让人根本看不清路。铲雪车撞到警车,警车被高高挑起,车辆损坏,所幸无人员伤亡。另一次是在泉阳,冰雪路面,警车进山勘察现场时,滑进路边的沟里,有一名民警腿部受伤。

  2017年的春节,专案组的五十多名民警,整个春节都没有休息,在年初二就实施抓捕行动。

  有几个月的时间里,专案组在辉南镇的一处小旅店里办公,旅店条件非常简陋,经常停水停电,四处透风,采暖很差,专案组的很多同志都感冒发烧,也都还在起早贪黑地工作。

  专案组的副组长、政委刘大勇50多岁,患有严重的萎缩性胃炎,在办案过程中多次犯病,在胃出血的情况下坚持靠前指挥。

  专案组成员、延边森林公安局民警李哲龙,患有心脏病和糖尿病,心脏已经做过两个支架,在办案过程中,还曾经心脏病发,但他还是坚守在岗位上。

  专案组成员王晓桐,几天几夜没有合眼,全力追踪案件线索,后来导致神经衰弱和失眠症。

  专案组成员田晓鸣,女儿幼小,但他为了破案,几个月都没有回家。几个月后,他推开家门,高兴地喊着女儿的名字,五岁的女儿看了他一眼就转过头走开了。许久不见,女儿已经不认识爸爸了。

  专案组成员路汉江,和家人分隔两地,妻子带着孩子在临江市生活。破案期间,他的老岳父患癌症住院,他的儿子正值高考,他没有时间回去探望老人,也没有时间去陪伴儿子。儿子高考填报志愿,他都没有时间去考虑一下。

  通过9个月的努力,专案组取得了大量的证据。201712月,专案组先后将涉案团伙中的犯罪嫌疑人移送至辉南县人民检察院起诉。经过审理,50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判决。某木业公司的郭某,以非法收购盗伐林木罪被判刑七年。盗伐犯罪团伙的头目之一张某,以盗伐林木罪被判刑十三年。盗伐犯罪团伙中负责放风并破坏高速公路围栏的张某,被判刑九年。此案开创了吉林省办理破坏森林资源犯罪案件在赃物完全灭失,在公、检、法三机关采信海量证据支持下进行定罪的先河。

此次专案是吉林省森林公安局调动警力最多、组织规模最大的一次专案。在这片没有金戈铁马、不见硝烟弥漫的战场上,这支纪律严明、执法公正的森林铁军谱写出了新的业绩。“11·21”专案的侦破,充分体现吉林省森林公安勇于担当、攻坚克难、除恶务尽的坚定信念,对破坏森林资源的犯罪分子起到了极大的打击和震慑作用,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为维护吉林省生态安全和林区稳定做出了杰出的贡献。